【最王】【绝望病设定】坦率点说不定会更可爱些呢

※绝望病paro,红鲑设定

※重度ooc,私设如山

※人物是弹丸的,脑洞是我的

※cp最王/最吉,微星斩,转梦,百春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

——————————————

啊嘞……?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最原楞在原地。

一旁的赤松见最原有些不对劲,上前歪头看了看最原的房间。

房间干净的就像王马从未来过一样。

“诶?最原君,你不是说王马在你房间吗?”

“不……”最原摇了摇头,“看来他跑掉了。”

——————懒得数第几次出场了——————

王马漫无目的地在才囚学院里游荡着。

自己的房间?绝对是第一个被搜查的。

图书馆?体育馆?泳池?中庭?都没什么好躲的。难不成让他堂堂恶之总统躲在女更衣室里?而且感觉去那些地方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研究教室?如果我是最原酱,肯定会在房间找不到人的情况后下一个立即就去研究教室找人了吧。其他的教室都锁着,虽然自己可是隔壁村头撬锁王师傅【划掉】拥有撬锁这门绝技,但是想想除了真宫寺的研究教室其他教室好像也没什么可躲的……不过一想到要去那弥漫着来自民俗学の诡异气氛的房间,王马不禁打了个寒战。

才囚学院角落的格纳库……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如果让我去那地方躲还不如让我老老实实在最原酱的房间躺着。

虽然说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但是王马逛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而且,就算自己真的找了个让最原众人找不到的藏身之处,要是校长心情好,动用监控直接告诉最原他藏在哪呢?那岂不是白费功夫。

那么……就只能来一招出其不意的了。

——————最原视角切换ing……——————

……

“……跑掉了?”百田一脸不可置信,“那家伙干嘛要跑?”

“谁知道,”春川摇摇头,“说不定是为了避免被我们抓去隔离呢?毕竟黑白熊之前也说了,绝望病是会传染的吧。”

“按那男死的性格不是应该被我们抓到然后想尽办法把病传染给我们吗?”

“茶柱桑……请不要把王马想的这么……”最原苦笑。

“现在怎么办?虽然王马不见了,但这还有两个患者呢。再说,那家伙要是放着不管可绝对是个定时炸弹。”春川道。

“这样吧,我们先找个地方统一安排患者,王马君的事之后再商量。”赤松提议。

“但是,黑白熊可没说绝望病不会死人啊。就这么放着不管真的好吗?”kibo头上的呆毛晃了晃。

“神大人说了这种病不会死人啦~”

“就算真的会死人,死了那个刺猬头骗子正太也没什么吧,这样本大人就可以……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入间桑,请不要这么说!每个同学在我心里都是很重要的,要是真的失去了其中任何一个人的话,我都会……”赤松神情严肃地训斥入间。

“噫!好……好吧,我不说就是了,反正那家伙也没那么容易死吧……干……干嘛对我这么凶……”兔斯基秒怂。

“那么就按赤松桑说的,先把患者隔离起来吧。不过……”东条思考了一下才说道,“才囚学园里能用来当做病房的建筑物……似乎并没有多少……”

“不是还有很多空的教室吗?打扫清理一下不就可以了?”真宫寺提议。

“是这样没错,但还是缺少很多必需品。”

“那样的话找黑白熊要不就行了?反正这次事件完全是它一手策划的吧。”春川。

“黑白熊要是会这么听你话那才奇怪了……”白银吐槽×2。

“那就这么决定了!就由我,响彻宇宙的百田解斗,去和那只熊交涉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找黑白熊,但是昆太会帮大家的!”

“没人叫你们去啊……”白银吐槽×3。

大家随即开始忙碌起来。

王马他……真的没事吗……

想起昨天看见的虚弱的王马,最原内心充满担忧。

但愿他没事吧……

一旁的春川默默把最原的担心收入眼底。

……

折腾了半天,从上午折腾到下午,众人终于敲定了把二楼的四五间教室清理干净当做病房使用,甚至还动用了杀戮猴子把课桌椅弄了出去。同时还狠狠敲诈了一笔黑白熊病床药品病号服等等……

“被可爱的学生们这样敲诈财物……本熊好伤心啊!伤心的要死了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暴风哭泣】”

“爸爸这样假哭都快赶上某个刺猬头正太了诶!”

“但是!”【突然严肃】“如果这样能让同学们更加相亲相爱关系更近一步的话!那本熊的牺牲,都是值得的!这么一想,本校长真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校长啊Kuma!”

“爸爸又在自恋了!”

“瞎说这种大实话会被爸爸揍的!”

……

看着并不大的几间教室里安置的几张病床还有一旁的柜子桌子等杂物,提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既然绝望病会传染,患者还需要照顾,那么谁来负责照顾他们呢?”

“三个患者的话,三个人留下来照顾应该比较合理。”kibo道。

“身为女仆,照顾患病的委托人是最基本的要求。何况星君的绝望病也和我有很大关系……”

东条第一个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份苦差事。

“转子要保护梦野同学!男死就死一边去吧!”转子第二个应声。

“……第三个人就我来吧,毕竟王马是我最先发现的……”最原弱弱地出声。

“喂终一,你身体可不算好,这样非常容易被传染的吧!”百田嚷嚷。

“啊……这个……我承认……”最原讪讪地回答。

“那你干嘛还要照顾病患?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响彻宇宙的百田解斗做才好!”百田一脸跃跃欲试。

“呃……”

“够了百田,”看不下去的春川把百田强行拉到一边,“你就给最原和王马两个人独处的机会吧。”

“啥?他们俩要是独处终一不是会被王马欺负吗?而且你今天早上不还因为最原把王马带进房间说了他几句。”

“……难道你没看出来他们之间的氛围吗。”大嫂看透一切。

“什么氛围?”百田依旧不明所以。

……你个榆木脑袋懂不懂的察言观色啊。春川在心里敲了一下百田的脑袋,道:

“昨天王马为什么不找别人偏偏去找最原?半夜最原还会为他开门?而且今天,你没看见最原他对王马的担心吗?”

“是我的话王马那样子在门口敲门我也会给他开门啊!”

“……”春川放弃解释。

“总之,最原要照顾王马就让他去吧,我们不用管。”

……

于是,最后敲定下来照顾病患的便是东条,转子和最原。其他人虽十分担心,但在黑白熊的夜间广播声中只能先回房休息。得到黑白熊特许可以在个人宿舍外睡觉的三人正在各忙各的。

东条正在整理房间,下午的房间改造太过于仓促造成还有很多杂物没收拾干净。星倒是也没有像白天一样寸步不离的跟在东条身边,但一直和东条保持着几米左右内的距离。转子正对着梦野犯花痴【划掉】嘘寒问暖。

“梦野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没有……”

“梦野桑,有没有想吃的东西?”

“没有……”

“梦野桑,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没有……”

“梦野桑,你的睡颜真是太可爱了!不,不管任何时候的梦野桑都很可爱!”

“梦野桑……”

“梦野桑……”

“梦野桑……”

被吵得头痛的梦野终于出声制止:

“……转子,汝能先安静一点让余睡会觉么……”

在其余两人都各自陪着患者的时候,最原却一个人在才囚学院里漫无目的地寻找着。研究教室和王马的房间都找过了,体育馆,餐厅,泳池找过了,甚至中庭,图书馆这些等等躲藏可能性不大的地方也都翻了个干净,但最原还是没有找到王马的一点踪影。

甚至拜托了黑白熊把整个学院用杀戮猴子地毯式搜索了一遍,仍然没有看见那个紫发的少年。

到底会在哪……

最原坐在中庭的长椅上发着呆。有可能性的地方都找过了没有王马。虽然拜托黑白熊找人时黑白熊露出了“我知道答案哦”的表情,但一旦最原追问就会装傻。看来想从黑白熊嘴里问出点什么来是不可能的了。

等等……有一个地方还没有找过。
“东条桑,我失陪一下!”
没等东条回答,最原飞奔出门。
还有一个地方没找过。
从发现王马失踪开始所有人就没有再进过第二次的那个房间!

t.b.c.

下一次更新仍然是未知……
本来昨天就打算发了结果码字码到一半睡着了……十分抱歉

……然后……那啥,希望米娜桑看一眼我的上一条博……诶嘿……诶嘿嘿……

评论-4 热度-97

评论(4)

热度(97)

©画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