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王】【绝望病设定】坦率点说不定会更可爱些呢【二】

※绝望病paro,红鲑设定

※重度ooc,私设如山

※人物是弹丸的,脑洞是我的

※cp最王/最吉,微星斩,转梦,百春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

※不会放短链……所以要看【一】的话走头像吧……

※本章转梦星斩要素微乎其微,就不打tag了

~~~~~~~~

“那个……现在我们还是先去我房间看看王马的情况吧。”

最原提议。

按照黑白熊的说法,既然绝望病是会传染的病,当然是要优先找到患者并隔离起来。现在三个患者里两个就在队伍旁边,只剩下还待在最原房间的王马小吉了。

最原先拿出钥匙准备开门,其他人站在后面稍远一点的距离,以防备王马突然跑路。

“王马君?”在用钥匙打开门前最原敲了敲门,“我进来了哦?”

“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的房间还要敲门啊喂。”

白银吐槽。

“咔哒——”

随着钥匙拧开锁扣,众人伸着脖子向半开的门里看去——

没有看见王马。

最原一口气把门完全推开——

没有人。

房间里像是没有王马待过的痕迹,原本被王马弄乱的被子此时也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床头。之前最原为他量体温而拿下来放在桌上的黑白领巾也被带走了。

“……诶?”

——————第五次出场的分割线——————

确定最原的脚步声已经完全听不见了,王马才从被窝里爬起来。

头仍然有些晕乎乎的,但比起昨天脑袋一阵一阵的钝痛甚至连走路都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好多了。

环顾四周……

啊,是最原酱的房间。

最原酱的房间……

等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总统扶着还有些发烫的额头思考了五分钟人生。

不对……好像昨天是被某个校长坑到最原酱房间门口然后被他带进房间的。

emm……

所以我现在应该去找校长算账!

不对因为生病自己的脑回路都清奇了。

总统扶着脑袋努力梳理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

*****我是换了皮肤的分割线君*****

大概是……自己午睡起来之后吧。【不要问我为什么小吉要午睡】【可能是听说睡眠不足会长不高[雾]】从下午起来后就开始头痛,一开始王马还以为仅仅是自己没休息好,也没有多想。没想到到了傍晚头痛愈来愈剧烈,已经发展到连思考都显得费力的程度了。

嘁……看来只能先休息一下了……

这么想着的王马艰难地从房间的书桌前挪到了床上,虽然只是几步远的距离但王马感觉自己正在跨越天堂和地狱的限界。

然后……

“唔噗噗噗噗~超高校级的总统落成这幅模样还真是少见喔~”

黑白熊捂着嘴站在了王马的床前。

事到如今就算王马再迟钝也知道自己这莫名其妙的病是黑白熊搞的鬼了。

又是什么为了促进同学间的友好关系吗……真是恶趣味。

像是看穿王马心中所想一样,黑白熊在原地晃悠悠地转了个圈:

“王马同学现在心里一定在想着这又是什么本校长安排的‘活动’吧Kuma,还真是答对了呢——!”黑白熊还刻意停顿了一下,“不过这可是无奖问答唔噗噗~”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话说出口声音的沙哑把王马自己都吓了一跳。

“啊咧啊咧?当然是来告知王马同学这个绝望病的注意事项啦~”

“绝望病?”

“就是能让人身体和精神都绝望的病哦唔噗噗~”

“……”

“总之,王马同学得的绝望病是‘实话病’。当然叫真实病真相病最原病也是可以的Kuma~”

最原病是个什么玩意!

“就是不能说谎的病咯?”

“bingo!本校长喜欢聪明的学生!”

“蛤?”王马显然完全不相信黑白熊的说辞,“开什么玩笑,堂堂恶之总统会说不了谎?我现在身体状况可是……不太乐……”

意识到自己下一秒要说的句子王马连忙闭上嘴。

怎么会?明明自己要说的是“自己的身体状况现在可是好的很”,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不太乐观”?!

“怎么样?感觉到了绝望病的威力了吧?唔噗噗噗噗~不能说谎的总统会和其他的同学相处时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呢~本校长真是万分期待!对了,最后提醒一句,这个所谓的绝望病可是会传染的!唔噗噗噗噗……”

说完,黑白熊就像之前毫无痕迹到来一样,毫无痕迹地消失在原地了。

“可恶……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如此嘀咕了一句的总统抬起手挡住眼睛翻了个身,面朝墙壁打算沉入梦乡。

也许睡一觉就好了……王马自欺欺人地如此安慰自己。

当然,事实证明……绝望病没那么容易好。

半夜王马被身体各处关节传来的钝痛痛醒了。全身关节似乎都随着他一点微小的动作而发出像是生锈的铁制零件一般的声响。

总统艰难地抬眼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11点59分。

差一分钟就又是新的一天了。

王马突然感觉到有什么软软的,像是布偶一样材质的玩意戳了戳自己的后背。

又是忍受全身一阵剧烈的疼痛,总统翻过身正视站在自己床边的黑白熊。

“啊咧啊咧~看来王马同学的情况很不乐观嘛~”看了一眼王马苍白的脸色,“需不需要本校长的护理啊?”

“……你想得美。”

王马没好气地道。

“呜……这么干脆的拒绝本校长……本校长的玻璃心……碎了……”

“……”

王马对着黑白熊翻了个白眼。

“不过啊……王马同学要是再不接受治疗,可是会因为绝望病死掉的哦?我可没说过绝望病不会死人哦唔噗噗噗噗~”

“……”

来自总统带着一股送客意味的凝视。

我要是死了外面观众姥爷们怕不是会把制作人小高和刚送到外太空嘞。【已经在外太空了】

“嘛~看在师生情谊的份上,就告诉王马同学现在的治疗方法吧~”

“去找你最·喜·欢的最原同学的房间就可以了哦Kuma!”

黑白熊用一副搞事情的神情说完这句话后,又消失了。

“……”

总统无力吐槽。

什么嘛,去最原酱的房间……那样我不会被他像躲避瘟疫一样轰出来才怪呢。

什么最喜欢啊……

“明明最……喜欢最原酱了。”

!!

王马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我……不是要说最讨厌吗?

该死的绝望病!

*****第七次出场的分割线君*****

虽然在黑白熊面前表现的是“我就算病死也不会去最原酱房间的”,但事实证明王马还是很口嫌体正直的。

比起自己最喜欢最原这个原因,更重要的还是因为自己的病情已经开始以他自己都能感觉到的速度开始加重了。

王马一瘸一拐地挪到门边,打开了门。临走前也没忘了带上铁丝。钥匙?有撬锁神器在谁要那玩意。【你真的不是想撬开最原房间的门吗】

不得不说自己和最原的房间隔的距离并不算近。若是正常时候的自己,不过是下个楼梯几步路的事情。可现在的王马只能扶着楼梯栏杆艰难地一步一步挪动脚步。

就是这么短短的几米路程王马保守估计也花了五分钟走到最原房间门口。

站在最原寝室门前,王马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敲响了门。一阵阵的眩晕正在进攻他的意识,双腿一软的王马急忙扶住墙蹲下才免于摔倒。不过也就仅显于此了——

真是,要是这样的话还没等最原酱开门我就先躺尸了啊……

在一阵天旋地转中,王马失去了意识。

然后就是开头的一幕了——

——————分割线君的皮肤到期了——————

回到现在。

王马小吉正在才囚学园里漫无目的地兜着圈。

昨天在最原房间睡了一觉后他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现在只是头稍微痛点的程度。

早上自己在最原的床上醒来后,黑白熊还又一次特意蹦出来说了句“你的绝望病可是要待在喜欢的人旁边才会好转呢Kuma”,但总统对此不以为然。

那种鬼话谁会信啊。

不过现在恶之总统确实一个谎言都撒不了倒是真的,对于自称全身百分之七十都是由谎言构成的王马小吉来说不能说谎还真是一种煎熬。

既然黑白熊在广播里说过这种病是会传染的,还要隔离患者,说不定最原酱他们现在已经在满学院找我了呢。

不过……说起来……自己为什么要逃跑呢?

王马当然很清楚作为病号要好好休息这个道理,此时的他待在最原的床上无疑是最舒适的选择。但他却在最原走后慌忙选择了逃跑——

是逃避吧。

逃避自己最喜欢最原终一的真相。

逃避自己最喜欢最原终一而且无法用谎言来掩饰的事实。

逃避自己最喜欢最原终一这件事已经被公之于众这种事。

不……不是这样的。

虽然这样否认着,但王马自己心里也很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逃避。

但现在,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保证不被最原他们找到才是最重要的的。

tbc.

因为某些原因拖太晚了抱歉!
下周就要期中考了,所以下次更新估计会遥遥无期……
没想到沉迷吃刀的我居然会正儿八经的写糖

评论(4)

热度(91)

©画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