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王】【绝望病设定】坦率点说不定会更可爱些呢【一】

※绝望病paro,红鲑设定

※重度ooc,私设如山,标题瞎起

※人物是弹丸的,脑洞是我的

※cp最王/最吉,微星斩,转梦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

※标题瞎起系列
~~~~~~~~~~~

正文开始

最原终一现在很方。

方的想来一段b-box。

原因是他打开寝室的门,看见了躺在门口地上的王马小吉。

门口瘫着个总统怎么办,要喂食芬达还是去找他妈还是去找冲压机,急,在线等。

————非常认真的分割线————

事情还得从最原在与百田春川二人结束夜晚的体育锻炼回到房间说起。

最原记得很清楚,在他锻炼完毕回到房间的时候门口是没有王马小吉这个人的。

在他洗完澡躺到床上听完黑白熊广播爬起来刷牙洗脸看完睡前的侦探小说关灯准备睡觉后。

嗒。

门口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侦探瞬间提起百分之二百的警惕性,一颗心在胸腔里剧烈跳动。最原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

12点22分。

这么晚,还会有谁来敲门?

嗒。

又是一下。

最原蹑手蹑脚的下床,走到门边。以后一定要和黑白熊抗议为什么不在门上装个猫眼。

敲门的声音在最原站到门前后就停止了,很久都没有再一次的敲门声。

最原鼓起勇气握上门把,在打开门的同时做出防御姿势——

没有人。

也许是星君敲门说不定……

这么想着的侦探向下看了看。

“……王马君?!”

王马小吉蜷缩着身体躺在最原房间的门口,浑身大汗淋漓,面色有种不正常的潮红,身体似乎还在微微颤抖。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啊喂。

大脑当机的侦探呆若木鸡地立在房门口。

冷静,要冷静……

努力忍住现在跑去质问黑白熊又要搞什么事情的想法,最原想着果然还是先安置一下王马比较好。

“那……那个……王马君没事吧?”侦探蹲在王马身前,“要不要休息一会……”

没有回应。

是昏过去了吗……?

毕竟以王马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也说不了什么话吧……

思来想去,最原决定还是先把王马安置在自己房间。虽然最好是把王马送回自己的房间……但最原手上并没有总统房间的钥匙。王马的身上可能会有钥匙,但搜身这种事……果然还是算了吧。

所幸的是因为王马是蜷缩的姿势,最原很轻松就把手臂伸过他的膝弯把他打横抱起来。王马身体的温度之高和体重之轻让最原吃了一惊。已经轻到让体能并不好的最原能轻松地把王马抱到自己床上了。

“发烧了吗……”

侦探把手抚上王马的额头,温度非常明显的比常人高出不少。最原迅速去浴室找了一条毛巾弄湿敷在了总统额头上。看见王马痛苦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些,最原长出一口气。

“唔噗噗~这么晚了还在尽心尽力照顾同学~本校长真的要被感动得落泪了呢kuma!”

差点被黑白熊吓出心绞痛的最原:

“黑白熊?!你来干嘛?”

“为什么最原同学一脸戒备呢……校长明明是想帮你还被……呜呜……这个校长做的真失败……”

“……真失败这点是真的。还有这件事明明就是你干的吧?!就算王马是自己生病为什么还要特意跑到我房间门口躺着啊!”

“啊嘞啊嘞?”黑白熊不解地用小短手挠了挠头,“王马同学可是用自己的腿走到你房间的哦?我可没做什么手脚。”

“……反正这事跟你脱不了干系。”

最原无奈扶额。

“不过呢……”黑白熊话锋一转,“最原同学可要小心王马同学的病呢……这可是会传染的呢唔噗噗~”

“什么意思?”

“具体就等明天早上再说吧唔噗噗~最原同学最好先祈祷自己的免疫力能抵抗绝望病吧Kuma~”

“等等!给我说清楚……”

还没等最原说完,黑白熊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滴!”

闹钟的整点报时提醒了最原,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看来就算黑白熊没走也问不出什么……还是明天再看它会有什么解释吧。果然还是先睡觉好……不过,床已经被王马君占了……

看了看床上安详熟睡的王马,侦探想着果然还是在旁边的书桌上将就睡一晚吧。最原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拉开桌边的椅子,以免惊醒王马。像是上课偷懒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学生们一样,进入了梦乡。

————认真的分割线又出现了————

“当——当——”

才囚学园日常的晨起广播响起。不过电视里的五只小黑白熊倒是换了和往常不一样的装束,用生化防护服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似的,连说话的声音透过厚厚的防化服都变得有些闷声闷气。

“早上好Kuma!患者人数已经增加到三人了!”

“没想到学园里居然会有这么恐怖的传染病!……好可怕……”

熊法妮战战兢兢地说。

“熊也会被传染的吧!要和患者隔离起来!”

熊太郎说。

“你们丫!”黑白熊突然占据了画面,“要是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就给我来餐厅集合!当然,病号例外~唔噗噗噗噗~”

果然还是要亲自去一趟餐厅吗……

床上的王马还抱着被子熟睡,没想到他居然有抱东西睡觉的习惯。似乎爱抱着东西睡觉的人都是很没有安全感的人……
睡颜……很可爱……

算了,还是先去餐厅吧。王马君这个样子,让他继续睡觉好了。

————大家好我是第三次出场的分割线————

最原到了餐厅还是小小的吃了一惊。餐厅里的情况有些混乱——

“梦野桑!不要灰心丧气啊!”

“不会魔法的余,还有什么存在这世上的意义……”

梦野生无可恋地抱膝坐在地上一脸失落,茶柱在旁边慌乱地安慰着她。另一边,星龙马正一言不发地跟在东条斩美的后面。

“那个……星君,你不用一直跟着我的……”

斩美苦笑道。

“不……因为斩美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要在你的身边保护你。”

星一脸认真。

“但我有自保的能力……而且这也没什么危险不是吗?”

“……”

龙马没有再接话,但显然是铁了心要跟在东条后面了。

……大家这是……怎么了?

“唔噗噗噗噗~最原君很疑惑是吧?”

黑白熊又冒了出来。

还摸不清头脑的百田立刻质问道:

“黑白熊,你又在搞什么名堂?!”

一旁的春川也脸色不善地看着黑白熊。

“啊嘞啊嘞?本校长只不过是做了能让你们之间更相亲相爱的事哦?”

“让我们生病算什么啊!”

“这就叫绝望病哦唔噗噗~可是能让人从身体到精神上都绝望的病呢~!还会传染哟~”

“你丫到底要干嘛!”

百田已经准备动手了。

“别冲动嘛百田同学~大家在照顾患病同学时,不就能增进感情了吗?不过照顾的时候可要小心,别自己也被传染了哦Kuma!这可是连超高校级的运动员都抵抗不了的强力病毒!”

“你这家伙……”

“唔噗噗~现在你们最好还是先把几个患病的学生找到再说哦?不然到时全员感染可就不好玩了Kuma!”

“还有,珍惜你们在红鲑团的日子吧~好日子快要结束咯Kuma!”
说完,黑白熊就像来时一样毫无痕迹地消失了。
“可恶……给我把话说清楚!黑白熊这家伙!”

“百田君!冷静!当务之急还是和黑白熊说的一样,先把患者找到再说!”

“喵哈哈哈哈!神大人已经告诉我,患者是梦野桑,星君了!”安吉兴致勃勃,“还有一个绝对是王马君!”

“王马君他没来呢……是和安吉说的一样,得了绝望病吗?”

白银有些担心。

“是的……而且他现在就在我的房间里……”

“什么——!终一!昨天晚上我们三个分别后王马对你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让他进房间!”

“呃……王马君没做什么……只是他敲门,我打开门看见他躺在我房门口而已……”

“然后你就把他弄进你房间了?”

春川冷静地问道。

“呃……是。”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最原。黑白熊可没说绝望病不会死人!你还把患病的王马弄进自己房间,你是嫌活太长了吗?!”

“不……不是……并且……黑白熊也没有说绝望病一定会死人啊……?”

最原只能无力地否定。

“春川桑,先别生气吧,找到患者才是首要的。”

赤松出来打圆场。春川见状也缓和了些,道:

“总之,别让他再待在你房间了。”

“……好吧。”

————第四次出场的分割线————

众人很快就找齐了患病的三人,分别是患了【才能消失病】的梦野秘密子,【念念不忘病】的星龙马,还有【真话病】的王马小吉。

在心里吐槽了一下黑白熊起的都是什么鬼名字,最原开始分别询问每个人的病状。

梦野是自己作为【超高校级的魔术师】的才能消失不见,但除了这个她的身体并没有任何不适,顶多就是精神消沉些罢了。龙马的病是把东条斩美当成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整天黏着东条不放。王马所患绝望病的具体表现,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因为从昨天最原发现他为止到现在,王马还没说过一句话。

tbc.

大家好我又来开坑了
喂你上个坑填好没
没有啊,还差两章,可是我任性哈哈哈哈

评论(9)

热度(118)

©画缪 / Powered by LOFTER